墙头多,推荐狂魔,不习惯可以屏蔽√

【点文】没名字的小日常

风油精梗,十分正常的梗ÒνÓ

说好的扁庄写成庄扁了,略略略。

没有肉,真的。

你的点文,查收 @南城 


   阳光透过窗纸偷偷溜进屋里,大片的光斑洒在木桌上,隐约听见窗外几声清脆悦耳的鸟鸣声。

   今天是个好日子。

   刚睡醒的庄周揉了揉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完全睁开的眼睛,顶着一头睡得凌乱的发摇摇头,企图让自己打起精神来,效果甚微。趴在旁边的鲲看他醒后还歪着头想继续睡觉的样子连忙用头拱了拱他的腰。

   今天还要去神医那儿拿药呢,身形庞大的鲲努力用肢体语言表达这个意思。鲲语十级的庄周摸了摸鲲的头以示自己明白了。

   洗漱完毕后,庄周便坐着鲲晃晃悠悠地到达了峡谷内最著名的医生——扁鹊的医馆门口。许多达官贵人站在门前那一大片空地,他们无一不携带着贵重的“报酬”,面上焦虑的神情与想跟人交流的谷欠望却因神医的规矩而不得不强行忍住。即使是对一旁用栅栏围着的药园充满好奇心也不敢轻易去触碰,毕竟不确定那药草是否有毒,碰了说不定还要接受神医的怒火。

   庄周骑着鲲带着周身萦绕着的蓝色蝴蝶绕过人群进入了医馆,门后是刚替病人医疗完的扁鹊。

   睁着还有些迷糊的金眸对着扁鹊笑了笑,“越人,子休来拿药了。”

   扁鹊朝庄周点点头,转身在柜子里拿了一个小小的布包,递给他的同时一本正经地嘱咐道:“取少量涂抹,抹完不要揉眼睛,一日三次,涂三天即可。若是不小心弄进眼睛里了,必须马上用清水清洗。”

   望着扁鹊那认真的眼神,不自觉的摸着心跳加快的胸膛,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气,这是……喜欢?

   徐徐吐出一口浊气,收起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道谢后接过那布包便与神医告别,说是日后再登门拜访。

   回到家,庄周解开布包后望着手里绿色的小瓶子,“风油精……?”想起扁鹊的叮嘱,拧开盖子倒了点淡青色液体便往手上涂去。

   “嘶——好凉。”被风油精抹过的地方泛起丝丝凉意,往上吹口气更觉甚凉。


   “这倒是可以用作解暑。”

   “或许……可以涂在那个地方?”


   很久之后已经跟庄周在一起的扁鹊捂着酸痛的腰躺在床上咬牙切齿无比后悔的想道:

   当初就不应该把风油精给庄子休。


没错就是这么短小,我就写庄扁,不服打我呀XD

作为一个话废能写这么多自己都觉得神奇orz

   


评论(3)
热度(25)

© 幸茶 | Powered by LOFTER